首页 | 关于免费领一块钱微信红包城 | 添加到收藏夹
zhcchina.com
我的免费领一块钱微信红包城
  • 免费领一块钱微信红包
  • 注销

  • 今日排行榜
  • 总排行榜
  • 标签排行榜
  • 留言排行榜

  • 标签云
  • 免费领一块钱微信红包城地图
    .免费领一块钱微信红包大师
    .日记坊
    .信息培训
    .水浒杂志
    .散文随笔苑
    .免费领一块钱微信红包岛 .写作社区 .调研报告厅 .创新工场 .精品书屋 .免费领一块钱微信红包城动态 .耐庵亭 .水浒街 .广告墙 .商家别墅 .公关锦囊 .文化人报 .女儿巷 .学生作文林 .时尚娱乐宫 .艺术藏馆 .盐文化公园 .神州屐痕 .新闻广场 .湖海诗潮 .长三角物流 .经济区 .办事路线图
    房地产信息
    盐城?(1)
    关于免费领一块钱微信红包城
    .关于免费领一块钱微信红包城
    .建议及联系
    .Email: jsycjfm@163.com

    首页 | 水浒街 | 《博览群书》与莫其康的“制假贩假”


    《博览群书》与莫其康的“制假贩假”

    ?

    
    
    
    
               《博览群书》与莫其康的“制假贩假”
                    ——《施耐庵传》作者回应之二
                            浦玉生
        近年来,兴化莫其康在《博览群书》杂志上发表多篇虚假言论,而光明日报社主办的《博览群书》却
    在一起“制假贩假”。莫其康一方面以“偷梁换柱”方式,探讨白驹场的范围大小,将本来现属大丰市白
    驹镇的施耐庵故居,说成故居在兴化市新垛镇施家桥村;另一方面以“瞒天过海”手法,说大丰市白驹镇
    从未发现施耐庵故居遗址。而《博览群书》一直为其大开绿灯,一起制假贩假,令人不耻!
    
        针对《博览群书》与莫其康的“制假贩假”,我提出三点看法,予以打假:
        “制假贩假”之一:施耐庵故里是兴化县白驹场,而不是泰州白驹场,或泰州海陵县白驹。
        兴化莫其康曾引《大丰县志》(1989年版)的文章说,元代“白驹场、刘庄场隶扬州府兴化县”。其
    实这是一个孤证。东汉王充说:“两刃相割,利钝乃知;二论相订,是非乃见。”史学研究遵循“孤证不
    立”的原则。
        施耐庵(1296—1370)故里是泰州白驹场,这里有十多个国家和地方的史志、图册等证据加以说明。
    张士诚同样是泰州白驹场人,《元史?顺帝纪》、《明太祖实录》、《明史》、《辍耕录》、《平
    吴录》等权威史册都是这样记载的。我们还可以从分门别类的记述中可见一班:
         一看2006年8月方志出版社《大丰市志》在隶属演变中介绍:“元代两淮设29个盐场,其中就有丁
    溪、小海、草堰、白驹、刘庄5盐场名称。明代沿袭元制,大丰盐区仍为丁溪、小海、草堰、白驹、刘庄5
    盐场。洪武元年(1368),两淮盐运司设泰州、南通、淮安3个分司,其中,丁溪、小海、草堰3盐城,隶
    属泰州分司;白驹、刘庄两盐场,则隶于淮安分司。但在行政隶辖方面,丁溪、小海、草堰、白驹、刘庄
    5盐场,统属泰州东西乡三十五都。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各场设立盐课司署,配备场大使,分管各
    场盐务。万历四十七年(1619),曾将白驹、刘庄两场的行政管辖权从泰州划归淮安府盐城县。清代,行
    政区划和盐政管辖均有变化。在行政方面,清初,丁溪、小海、草堰等场行政上属兴化管辖,后来白驹、
    刘庄两也从盐城县划属兴化县管辖。”
        二看1983年5月出版《江苏省大丰县地名录》对大丰白驹、刘庄、草堰镇的记载:白驹,“唐宋设置
    北八游场。北宋时属楚州盐城监。元代建白驹场,地方行政属扬州路泰州海陵县。明初,地方行政属泰州
    东西乡三十五都,天启时,改属淮安府盐城县。清朝划归扬州府兴化县”。刘庄,“相传古代地名云溪,
    后名紫庄。唐宋时设紫庄场,属楚州盐城监。元代设刘庄场,盐政隶属淮安分司,地方行政则属扬州泰
    州,为东西乡三十五都一部分;天启时改属淮安府盐城县。清初属扬州府兴化县。”草堰“相传唐、宋设
    竹溪场,元、明、清设小海场(驻今草堰居委会所在地)、草堰场。元代行政隶属扬州路海陵县,明、清
    两朝行政均隶泰州东西乡三十五都。”
        三看1934年(民国版)《兴化县续志》卷十三补遗记载,施耐庵“白驹人,祖籍姑苏。” “在县境
    东合塔围(浦注:应为‘圩’)内施家桥,葬元隐士施耐庵。”民间时白驹与施家桥是两个不相隶属的关
    系。
        四看1928年(民国版)支伟成、任志远辑录《吴王张士诚载记》引袁吉人编《耐庵小史》云:“施耐
    庵,白驹场人,与张士诚部将卞元亨友善。”
        五看《南宋?淮南东路淮南西路》可知,南宋兴化靠近海滨,但不临海,白驹一带海边属泰州
    海陵县管辖范围。(《中国历史地图集》第六集,中国历史地图集编辑组编辑,中华地图学社出版1975年
    第11版)
        六看《元?河南江北行省》可知,元代大丰境内的刘庄、白驹、草堰场均属泰州海陵县管辖,
    不属兴化县。(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中国地图出版社1982年10月第1 版)
        七看《嘉庆重修扬州府志(一)》(江苏古籍出版社1999年6月影印)记载:“明泰州……何垛场、
    白驹场、东台场、丁溪场、草堰场、小海场、刘庄场”。
       综述所述可知,施耐庵是泰州海陵县白驹场人,或泰州白驹场人,不是兴化县白驹场人。
       “制假贩假”之二:所谓古白驹场与今白驹镇两个概念混同问题。
       《辞海》对“白驹场”的释义可谓可圈可点:“地名。在今江苏大丰市西南。盛产盐。元末白驹场人
    张士诚领导盐丁和农民起义于此。”(上海辞书出版社2010年8月)白驹的名称源于宋代,白驹场得名始
    于元代,白驹镇得名起于民国。可见,白驹场是一个历史地理的概念,存在了五百多年,尽管白驹场的范
    围大小、区划调整,时有变动,但万变不离其宗,白驹场的主体部分在今大丰市白驹镇境内。所以《辞
    海》用的是模糊语言,标明它的位置、方位“在今江苏大丰市西南”,而不是在兴化市东北的缘故。
       所谓“施耐庵是兴化白驹场施家桥人,广义地可表述为兴化白驹场(今分属兴化、大丰两市)人”。
    “施耐庵是元末明初兴化县白驹场倪卲庄(今兴化市新垛镇施家桥村)人”。这两种表述都是错误的。
       据施耐庵的儿子《施让墓志铭》(《故处士施公(让)墓志铭》)记载,施让“鼻祖世居扬之兴化,
    后徙海陵白驹”。将“扬之兴化”与“海陵白驹”对举,指明兴化、白驹是两个不相隶属的地方。查《嘉
    靖维扬志》等,白驹均记为“泰州东西乡白驹场”,到明万历晚期,在施耐庵死后二百多年后,都保持不
    变。“鼻祖”即远祖,最早的始祖,至少在如《施廷佐墓志铭》所载的施让祖父元德以前,施氏何时“徙
    海陵白驹”的呢?据《施廷佐墓志铭》记:“彦端……及世平怀故居兴化,还白驹生祖以谦”。可知施氏
    定居白驹是从彦端(耐庵)开始的,“以谦”是在白驹生的,故而施耐庵的故里应当写作元朝泰州白驹
    场。
    “兴化施家桥”这个地方,当时不叫施家桥,而称白驹场西落湖,所谓兴化故居是施耐庵晚年很短时间的
    隐居处,故居不等于故里,就像鲁迅在北京、上海有故居,你能说鲁迅就是北京、上海人,而不是绍兴
    人?文学家说,埋葬亲人的地方是故乡,这句话是欠工稳的,不是科学的“故里”概念,如果周海婴认可
    这句话,鲁迅就成了上海人了。《施让墓志铭》还交待了施让“永乐辛丑”(1421)死后一直“浮柩于本
    场高原,未卜寿藏”,直到三十二年后明景泰四年(1453),施让的长子文昱发迹,“更出所积,购置田
    亩”,“买到墓地一方”,才能安葬父母。直到施耐庵九世孙后,才将西落湖——倪邵庄,改名为施家桥
    的。
        兴化人莫其康提出民国和新中国建立初期的教科书称“施耐庵为元末明初兴化白驹场人”,请拿出证
    据来,注明出处;民国时期白驹镇大部分时间属兴化县,有一种教科书写着兴化白驹场,那是历史人文的
    问题,民国时白驹镇还曾属盐城县、东台县、台北县(大丰县前身),所以有的历史书籍还标明“泰州白
    驹场(今属江苏东台县)人”(张习孔、林岷主编,赵秉昆、李桂芝编着《中国历史大讲堂?元朝
    大事本末》,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07年10月,林岷,女,1941年生,是林则徐的直系后人。)这是有些
    作者不明就里所致。那么,今天的文学史、教科书应该理直气壮、堂而皇之地标明施耐庵故里“泰州白驹
    场(今大丰市白驹镇)